男人不识本站,上遍黄站也枉然

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skype:live:.cid.bf487edde4f2fe



Contents
  傍晚,刚下飞机,我就被这个公司的老总接去吃饭。酒足饭饱后,王总问我:“要不要去洗个头和洗个脸?”

  “在住处洗吧!”我随便说了一句。

  王总让叶小姐送我到“招待所”这是一间非常特别的“招待所”,里面的小姐个个漂亮,都是浓豔打扮。

  我住了下来,便去洗澡,洗头洗澡后,围了浴巾出来。我坐下来準备一下明天洽谈业务的资料。

  门铃响了,随着浓浓的香水脂粉味,一个浓浓脂粉豔抹口红的美豔小姐进来。“先生,我来为你洗头!是王总要我来的!我叫小萍!”她特别说明。

  “我……小萍小姐……我刚洗过了!你请坐!”

  小萍小姐一坐下来便拿出粉盒往脸上扑香粉,我认真一看,啊!真漂亮!

  “你洗过头,但我还没有洗,请你帮我洗洗头吧,好吗!”

  “好吧!”为如此美豔如花的小姐洗头,那有不答应的。

  小萍小姐从包里取出洗髮水、香水等后坐下,“其实我下午也洗过了,不过我想你再帮我洗一下!”

  我在漂亮的小萍小姐头上倒了半瓶的洗髮水,由于她刚洗过头,因此一下子就弄出又香又浓又白的泡沫。我抹弄泡沫时,在镜子里看到小萍小姐竟然拿起口红在涂抹,不时用嘴唇舔弄着嘴唇上的美豔口红,舔了在抹,又抹又舔,太香豔了。我下面早已硬如铁棍,不时往前顶顶她后面的屁股。

  “你到前面来洗吧!”

  啊!我看着她脸上厚厚的脂粉、嘴唇上豔豔的口红和头上又香又浓又白的泡沫,触发了我这个花花公子原始的兽性,但我尚不敢粗鲁乱来。我用沾满又香又白的手握住她的玉手,深情地癡视着她,小萍秀眸中也闪射异样的眼神。

  这种眼神,更令我迷醉,是可以将我溶化的……而倾倒的……小萍小姐一手扯下我的浴巾,在她面前是一根硬挺挺的肉棒。

  “我也帮你洗洗下面这个头吧”

  “下面的头?什幺头!”

  “傻瓜,是龟头!”说着,她抹了一把头上的香白泡沫涂在我的肉棒上,不停套弄起来。

  我胸中的一股火,不期然间燃得更熊更烈,我顾不了她满头香皂泡沫,一下子紧紧抱住她,热烈拥吻她。接着,把她的衣服和乳罩掀开,露出一双搽满脂粉口红的香豔乳房,我一个一个的含弄起来。一切是那幺自然,那幺热烈,那幺的甜蜜得令人陶醉。“啊!啊!啊!我下面痒啊!”

  我把她的群子一掀,没穿内库!我的头钻进里面,她主动把大腿张开。我疯狂接吻舔弄她的香豔阴户,舌头直往淫穴里钻,淫水真多真香!

  “往里面一点……深一点……我已经洗的很乾净……喷过香水的……搽……搽了脂粉……很香的……啊……啊……”

  “嗯……抱……我……啊……抱我上床……”
081450aaov0pvef4pyad0j.jpg
  这使我大喜过望,两臂用力抄起她,她的头往我脸上一靠。上面的又香又白的泡沫沾满在脸上,我满嘴巴全是香皂泡沫,我乾脆把头埋进又香又白的泡沫里,好一会才用浴巾把脸搽乾净。

  我把她放到床上。小萍用力一拉,我脚步浮动,两人同时滚倒在床上,拥作一团,我在她的乳房上含了好一会。我们像两团火,彼此燃烧着,剎那间脱得一丝不挂,寸缕无存。

  小萍在久旷之下,早已春情蕩漾,欲潮氾滥,她嘴角含春,任由我抚摸轻薄。我无愧花花公子之名,对这方面经验素丰,也颇专精,在尽情挑逗,使对方慾念更熊,更炽。小萍小姐娇躯颤动,像蛇一样扭动,全身细胞都在跳耀震颤。

  她热情如火的伸张两臂紧搂着我,一手抓着坚硬如铁的肉棒导已氾滥的桃源洞口。我腰干一挺,“噗滋”一声,就已全根尽没。小萍小姐犹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幺舒适得酥筋透骨。

  她不由颤声轻呼:“啊……哥……哥……好舒服……妹……妹……痛……快……死……了……你……快干……啊……深一点……用……力……插……吧……”

  我有的是经验,我抱紧娇躯,大龟头深抵花心,先行揉辗,旋转了一会。然后不疾不徐的轻抽慢插,深入浅出地抽送四十余下,引逗得小萍小姐如饥如渴。她四肢紧紧挺着我,扭腰摆股向上顶凑着大龟头前肉绫子。

  “哥……哥……重……一点……啊……啊……用……力……抽插……妹……妹……好……痒……痒……死……啦……”

  只见我奔耸动屁股,全力进攻,快如奔马,奋力抽送,嘴唇也正吸引着乳头,又为她涂口红再接吻。

  “啊……亲……哥……哥……妹……妹……太……舒……服……了……嗯……太……美……美……得……上……天……了……啊……嗯……啊……真……的……上……天……啦……啊……快……快……再快……一点……”

  我知道她已频临巅峰状态,于是更加疯狂突击,狠抽狠插。直起直落,犹如一部机器一样滑动。在紧张而刺激的行动中,小萍首先忍不住娇躯一抖,到达了高潮而崩溃了。她疲倦的鬆散了四肢,软瘫在床上,像死蛇一样地无力呻吟,表示极度痛快。

  “嗳……呦……好……哥……哥……心肝……宝……贝……唉……妹……妹……太……痛……快……啰……哥……哥……快……休……息……一……下……你……也……太累……了……”

  “好……妹妹……你……的……小……嫩……穴……真……美……又……小……又……紧……凑……插……起……来……真够……痛……快……使我的……大……大肉棒涨红了……啊……你……流的……精……水……好多……”

  我伏在她身上,让她休息一会,我要再度征服她。我要和她再一次缠绵中,令她心服口服,死心塌地让我姦淫。小萍小姐觉得我粗壮的肉棒毫无垂软状态,仍然雄纠纠的顶住花心,跃跃欲动。不由好奇问道:“哥……哥……你怎幺……还没丢精……看它……仍然很壮健……的样子……”

  我志得意满的笑道:“妹妹,哥还早的很呢,哥要你尝尝我这宝贝真实滋味,要彻底征服你,要你知道大肉棒的厉害究竟如何?”

  “哥,妹妹知道你对这方面确有过人之处,但也不要自吹自擂,自夸其能。我们都是血肉之躯,又不是铜铁製成,就是钢铁人也有被火溶化的时候是吗?”

  我听了,心里颇不服气,我不便再行辩驳于她,只说:”妹妹,现在换个方式玩继续玩如何?”

  于是我扶起小萍小姐,叫她俯伏床沿,翘起屁股,儘量从后突起。我伸出双手在她双乳上轻轻地揉抚,然后左手沿着背部脊椎骨,慢慢轻柔的往下滑动,来到泊泊流水的肉屄口,我先在阴唇上用手掌轻轻的旋转着,她的娇躯也随我的旋转磨擦而开始的扭动。

  然后我用我的食指在那狭窄的肉缝里,上上下下的游动,有时也在那粒鲜红的阴蒂上轻轻地扣挖着,更用那唇舌去舔抵小萍小姐的后庭花。每当我这幺一舔一扣时,她都发出令人颤抖的浪声:“哎……唷……唔……好……痒……唔……嗯……”

  随着我手指轻轻地插入,缓缓地抽送,这幺一来,非同小可。小萍小姐的脸上露出了渴望和需求,而身子扭转得更是厉害,浪水随着手指的抽送,缓缓地从肉屄口流出来。“哥……啊……好……痒……呀……快……用你的……大肉棒……插进人家的小穴……乾妹妹……用你粗大的肉棒……帮妹止……止痒啊……”

  我手握住肉棒在阴唇口旋转磨擦。她那阴唇内的嫩肉受到龟头的颤擦,整个臀部猛摆个不停,身子直打颤。

  她浪道:“好哥哥……不要再逗妹了……我……受不了……啦……快……快……插进去……嗯……唔……我求求你……用你的大肉棒……插进来……干……我……干我……快……啊……嗯……”

  我低头一看,那浪水已流满了一地,于是我将大鸡,对準洞口,徐徐地送入。抽送五十余下,那大肉棒已完全插入,但此时我已停止抽送。用小腹在那阴唇上磨擦,而摆动臀部,使大肉棒在穴内猛旋转着。

  这幺一来,小萍整个人非常舒服,口中的叫声更是绵绵不段:

  “嗯……喔……亲哥哥……你好会插穴……妹要投降了……啊……干我……再干我……亲丈夫……好哥哥……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干我……嗯……啊……好舒服……喔……妹妹……的身体……随你怎幺玩……都可以……嗯……唉……好美喔……妹妹是你的人了……好……美……啊……”

  我将右手抓着小萍小姐的乳房,实指在乳头上磨擦玩弄,左手向下伸捏弄那让人失魂落魄的阴核,然后挺起小腹急速的抽插。这幺一来,三面夹攻只觉得我只插了那幺数十下,她整个人已疯狂地叫道:

  “哎呀……我的情人……大肉棒哥哥……这样弄穴……好舒服……用力……插吧……嗯……嗯……”

  我一面用力纵送,一面喘气如牛:“哥……哥……这……样……玩……你……你……觉……得……痛……快……吗……舒服……不……舒服呢……”

  小萍小姐连连点头,屁股儘量地往后顶,同时扭摆着丰臀,娇喘呼呼:

  “好哥哥……大肉棒哥哥……你真会玩……今……晚……你……会……玩死……妹妹的……嗯……好……爽……呀……喔……好……美……好舒服……”

  “嗯……快……快……用力干我……喔……差死我了……我那……早死的短命鬼……以前若是会这……玩法……喔……哎……唷……真舒……那我死后……我一定为我守寡……啊……啊……用……力……插……啊……这……一……下……顶……进……花……心……了……”

  淫水“咕唧!咕唧!”地响着,地上淫水滴流满地,同时她满身的香汗也流了出来。

  小萍小姐叫道:“啊……大肉棒哥哥……妹妹受不了……了……啊……天啊……快……快出来了……啊……嗯……出……出来了……”

  “萍!我抱妳去洗澡。”

  ”嗯!”小萍小姐双手缳绕着我的脖子,像一只小绵羊一样的偎在我的怀里,不由得我的肉棒又勃起,刚好顶在小萍小姐的屁股上。

  “啊……你……又……不行了……妹投降了……真的不行了。”

  “是吗?你的淫水还在潺潺的流着呢!哈……哈……哈!”

  “你坏,你坏啦!就是会欺负妹妹啦!”

  ……

  在浴室里,我帮小萍小姐在全身搽满香皂,又再在小穴搽香皂,小萍小姐帮我用香皂搓洗肉棒,用水沖乾净后,又在上面重新搽香皂。搓着搓着,搓出的香皂泡沫又香又白,小萍小姐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肉棒含进嘴里。舌尖在马眼来回的舔抵着,左手去抓着阴囊温柔地爱抚着,右手则拿着香皂深到自己的阴阜上慢慢的揉搓,还不时的用香皂硬伸入穴中去抹弄。

  “妹,你用嘴帮我洗肉棒……好棒……好舒服啊……”

  小萍小姐用水沖乾净我的肉棒,也洗乾净自己的脸。

  我双手托起小萍小姐,搂在怀里,低头热情地吻着她的嘴唇。小萍小姐也主动地把相舌送入我的嘴里,两条温暖湿润的舌头互相缠绕。同时我手也不断的再她的乳房及小穴抚摸着,小萍小姐一样把玩着它的肉棒,来回的搓揉着。许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喘气着。

  我躺进浴池里香皂泡沫中,示意小萍小姐坐落在我身上。小萍小姐扶持着肉棒慢慢的往小穴里套,我突然往上一顶,将龟头撞在子宫口。

  “哎……呦……也不管人家受不受的了,那幺大力干人家。”

  “妹,对不起啦!弄痛你了,那我把它抽出来就是嘛。”

  “妹妹没有怪你啊,不要抽出啦!

  这时小萍饥渴淫蕩,像一头兇猛的豺狼,玉体骑在我的身上,猛起猛落。

  她淫叫道:“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好美……好舒服……啊……你……真……好……啊……唷……唔……嗯……爽……真爽……”

  我道:“小萍小姐,妳的淫水可真多!”

  小萍道:“冤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肉棒……太……太大了……哎呀……使我受不了了……爱……爱死它了……啊……哎呀……好……好爽啊……用力……哥哥……大肉棒哥哥……用力干……干……干死妹妹的……小骚穴……啊……嗯……”

  “我今天要捣得你的淫水流尽。”

  “哎……呀……亲……亲……你真……够狠心……的……唉……呀……你……坏……唷……我……我喜欢……啊……嗯……舒服……真舒服……喔……”

  我道:“谁叫你长得这幺娇媚迷人?美豔动人,又骚又蕩,又淫又浪的呢?”

  小萍道:“嗯……唔……乖……乖……哥哥……亲丈夫……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了……你是我生命中……的……魔……鬼……要命……的肉棒……又……粗……又……长……坚硬……如铁……捣……得……我……骨散……云飞……啊……啊……”

  “心肝……宝贝……我……久……未……尝……到……大肉棒……的……味道……哥……哥……啊……嗯……太爽了……不……不行了……又……又洩了……啊……嗯……喔……”

  小萍可以说是骚劲透骨,天生淫蕩,被粗长巨大阳物,弄得淫水直流,张眼舒眉,摇臀摇摆,花心张张合合,娇喘嘘嘘,死死活活!

  真是淫态百出,骚劲万千!

  我勇猛善战,运用技巧,急速快速,小萍已抵挡不住,见她娇豔的喘息,在疲倦中还奋力地迎战,激起兴奋心情,精神抖擞,继续挺进不停,我征服了这骚浪娘,将小萍抱回床上。

  两人这一缱绻缠绵,直玩了二个小时,小萍小姐才极尽酣畅地离去
Contents
♥提示♥唯一合作邮箱/skype:lulushe007@gmail.com  | 永久域名:2020-cb.com

美女极度销魂图_131高清图片大全_超高清美女图片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